首页 > 实时动态 > 热点聚焦
德国:可再生能源利用步入世界前列

德国的节能环保技术在世界上久负盛名,节能环保理念深入人心,而节能环保产业也已经发展成为德国又一大支柱产业,为德国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作出了重要贡献。
 

大力发展新能源战略
 

由于自然资源较为贫乏,德国将节约能源、提高能效奉为一项长期坚持的基本国策。
 

2000年,德国正式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核心就是建立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固定上网电价制度,对推动风电、太阳能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德国政府进一步修正《可再生能源法》,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能源转型战略目标,即:到2020年,35%以上的电力消费将来自可再生能源;到2030年,50%以上的电力消费将来自可再生能源;而到2050年,80%以上的电力消费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自2011年6月新的能源方案通过以来,已有约160项具体措施开始实施。加速电网扩建、海上风电场的建设和并网、为可再生能源提供有效与合理的支持、建筑物节能改造以及热电联产等领域都有了重要的法律基础。
 

得益于能源转型战略,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步入世界前列,并取得喜人的成绩。据统计,目前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由2000年的不足7%上升至近25%。可再生能源已经超过核能,成为该国第2大电力来源。2004年以来,德国清洁能源行业的投资增长了122%,形成的相关产业创造了近38万个就业岗位。预计到2020年和2030年,能源转型计划将分别创造50万和80万个就业岗位。而自1990年以来,德国温室气体排放已降低25.5%,超出了《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到2012年降低21%的承诺。
 

能源转型战略带来改革“阵痛”
 

但是,德国能源转型也带来了改革的“阵痛”。一方面,由于政府财力有限,中小企业以及普通用户最终为电费上涨买单。过去3年,德国家庭电费平均上涨了四分之一,高出欧盟平均水平40%至50%。另一方面,政府对于清洁能源的投入已超过实际发展水平,财政补贴造成了可再生能源的“虚假”繁荣,更成为政府的沉重包袱。另外,一些企业也钻了能源转型的空子,借由可再生能源业务避免支付绿色税。
 

能源价格持续上涨,引发了经济界和消费者的强烈不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尽管80%的德国民众认为能源转型目标正确,但仅有40%对其具体实施满意,52%民众担心能源价格继续上涨。经济界仅3.4%受访者对政府落实能源转型举措表示满意。德国工业联合会消费者中心负责人日前表示,政府不能只是“纸上谈兵”,而应通过进一步行动使能源转型深入民心。当前首要任务是提高能效、抑制能源价格上涨以及照顾消费者利益。
 

能源政策成为政治砝码
 

在日益临近的德国大选中,能源政策也成为各政党“拉拢人心”的重要“砝码”。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基民盟议会党团主席考德尔近日在参加竞选活动时表示,如黑黄政府获得连任,将推出“100天计划”尽快兑现竞选承诺,其中就包括改革可再生能源法的措施。
    社民党则表示将继续发展可再生能源,推进提高能效措施的实施,努力使电力中的40%至45%来自可再生能源,25%为热电联产,在2020年前建设区域供热是达到这一目的的重要途径。到2030年,75%的电力将来自可再生能源。
 

以能源环保政策起家的只有30余年历史的绿党现已成为德国政坛的中坚力量,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德国人对节能环保的关注程度。该党在此次竞选纲领中提出,希望在2030年达到100%电力以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目标。煤与石油将原则上由可再生能源替代,最终目标是2030年的“退出煤炭”。该党还要求高效利用资源,以减少原材料进口,提高竞争力。此外,该党主张“领跑者”原则,先以环境耐受度最好的、最高效的产品确立标准,其他人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向该标准看齐。
 

其他小党,如海盗党、“德国的选择”党也都在竞选纲领中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能源政策。例如,海盗党认为,退出核能在三年内即可完成。“德国的选择”党表示,应再次修订《可再生能源法》,降低能源价格;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支持应由税收承担,而不是通过提高电价来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