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时动态 > 热点聚焦
尚德破产后如何重整

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整后,尚德目前运行情况怎样,重整采取了哪些形式,各方利益又如何寻求新的平衡?带着疑问,记者对无锡尚德进行了探访。

能否救活年底揭晓

记者近日来到无锡新区尚德电力有限公司的第三厂区。此前,记者曾多次来采访,看到工人还是比过去少了许多,无锡组件工厂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刘林华介绍说,“现在生产线上有800名一线工人,一楼还有一个一样大的车间,共有2400名工人三班倒在工作,而去年8月份还有5600名工人在此工作。产量则从去年的月产130兆瓦下调到月产100兆瓦,但目前生产正常。”

无锡尚德当前面临的是对管理架构优化,使运营效率提高,管理费用下降,其次是想方设法削减71亿元的债务。”去年8月从镇江分公司回到无锡尚德集团的副总裁熊海波介绍说。

4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创业大厦2楼的210室,这里是管理人设立的临时办公室。从3月21日起,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由无锡市新区管委会经发局、财政局、劳动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组成的10人破产管理人小组进驻无锡尚德。管理人代表是无锡新区管委会驻星洲工业园办公室主任杨二观。“经过12天的紧张工作,接管经营、清产核资、债权登记、设立管理公司资金的管理人账户、草拟重整方案等工作都在按法定程序进行。”杨二观告诉记者。

我们的工作遵守两个原则:法制原则和市场原则。其实无锡尚德现在就像是患了重症的病人,破产重整相当于破产保护,就是一个动手术的过程。为正在流血的尚德止血,用市场化的手段寻求战略合作伙伴,看能否为其输血,最后希望能恢复其造血的功能。但政府不再可能投入资金来救尚德。”杨二观用强调的语气说。

按法院的规定,破产重整期为6个月,最多可申请延长3个月,也就是说到2013年底,尚德能否救活就谜底揭晓。“医生会尽到责任,但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如果到期合作还谈不成功,那无锡尚德最后也只好破产清算走人。”杨二观说。

如何平衡各方利益

4月1日下午,无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钦告诉记者,无锡将在法院的授权范围内做好破产管理人、资产托管人和推进海外债务清理工作的同时,将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用市场化的理念和手段配置各方资源,寻找行业内或国内外产业对太阳能产业有实力的企业来合作。目前,已接触了天合光能有限公司、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江苏中能硅业发展有限公司等企业。

黄钦分析认为,无锡尚德的破产可以说由5个不合理导致:一是股权结构不合理。早年太阳能概念受追捧时,无锡尚德的母公司其股价曾狂涨到90美元,现在跌到1美元以内,最低时曾跌至0.36美元,说明国际投行在其中推波助澜。二是治理结构不合理。董事中除施正荣之外,另外四个全是独董,施正荣一股独大。其管理团队基本是海外职业经理人,在国内经营企业有很多的不适应。三是市场结构不合理。无锡尚德“市场在外”,产品基本上销售给境外关联公司。尚德99%的市场依赖欧美市场,当补贴取消、“双反”来临时,欧美市场大大萎缩。四是资本结构不合理。大量在国内采用了短贷长用,无锡尚德在国内70多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中,没有一笔是中长期贷款,占用了大量资金。五是企业自身发展战略的判断失误。如在2006年太阳能硅料暴涨的时候,尚德签了一个长达10年的硅料订单,假如终止与德国一家公司的订单,仅赔偿就达2.5亿欧元。

黄钦表示,分析原因是为了在以后的工作中吸取教训,规避风险。如何破产重整成功,是无锡面临的一个巨大考验。无锡将通过破产重整把债权人、社会和海外投资者各方的利益平衡好。

目前,根据法律规定,无锡国联集团受托作为资产托管人与企业原有经营团队,负责无锡尚德的日常运营和资产管理。来自国联集团被任命为无锡尚德的总裁周卫平、无锡尚德原CEO金玮、董事施正荣三人配合管理人小组负责公司的日常生产运营,并争取推动无锡尚德破产重整工作实现顺利成功。

事件回放

截至今年2月,9家债权银行对无锡尚德的本外币授信余额折合人民币达71亿元,无锡尚德欠供应商资金近40亿元,上市公司巨额可转债无力偿还。3月18日,无锡尚德债权银行联合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无锡尚德破产重整申请。经法院审查,鉴于无锡尚德无法归还到期债务且对债权银行提出的破产重整无异议,依据《破产法》相关规定,于3月20日正式裁定对无锡尚德实施破产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