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时动态 > 能源动态
全面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作者:能源所  时间:2017-06-02

 全面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戴彦德,田智宇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我国把节能降耗作为缓解能源需求过快增长压力、破解资源环境约束、促进发展方式转型的重要抓手,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05年以来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33.8%,节约能源达15.5亿tce,减排二氧化碳超过30亿t,是同时期全球节能和应对气候变化贡献最大的国家。在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要进一步发挥节能“第一能源” 作用,把节能作为污染物和二氧化碳减排的最有效途径,作为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的重要源泉,通过加快能效赶超升级,确保生态文明建设和能源革命取得切实成效。

关键词:节能;第一能源;生态文明

中图分类号:F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5-0004-03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5.001

 

加快生态文明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内容,是我国顺应国内外发展大势、积极回应人民新期待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生态文明建设涉及经济社会发展、资源开发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等诸多方面,核心在于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的根本性变革。今后一段时期,我国要实现“两个一百年”长期奋斗目标,顺应人民群众对优美生态环境的更高期待,满足日益增长的现代能源需求。在这种背景下,必须全面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把节能和提高能效作为满足能源需求增长、解决生态环境问题、改善能源安全的最重要源泉,不断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的台阶,为全球绿色低碳转型做出更大贡献。

1我国节能事业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直是节能和提高能效的倡导者和实践者。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就制定了“开发与节约并重,近期把节约放在优先地位”的能源发展指导方针,成功实现了“能源消费增长翻一番、支撑经济增长翻两番”的发展目标。新世纪以来,我国更加重视节能工作,制定了节能优先的能源发展战略,并把节能降耗作为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推动科学发展的重要抓手。特别是从“十一五”时期开始,我国把单位GDP能耗下降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逐级分解落实到各级政府和重点用能单位,并采取了强化目标责任、调整产业结构、实施重点工程、推动技术进步、出台政策激励、加强监督管理、开展全民行动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节能成就。

一是支撑了经济发展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升级。“十一五”时期以来,我国以5.1%的年均能源需求增长支撑了9.5%的年均经济增长,能源消费弹性系数由“十五”时期的1.04下降到0.54,极大缓解了能源供需矛盾。与发达国家发展历史相比,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加快发展阶段能源消耗强度上升的趋势得到根本扭转。2005—2015年,我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33.8%,节约能源15.5亿tce,接近目前日本、德国、法国、英国一次能源消费总和。我国不仅是全世界单位GDP能耗下降最迅速的国家,而且在全球节能总量中的贡献超过一半以上。在持续强化节能背景下,我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的依赖明显下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水平得到显著提升。

二是促进了行业技术装备水平实现跨越式进步。“十一五”时期以来,通过加强节能技术改造、推广先进成熟的节能技术,我国高耗能行业装备大型化进程明显加快,能源利用技术水平实现跨越式进步。2005—2015年,我国电力行业30万kW以上火电机组占火电总装机容量比重由47%提高到79%;钢铁行业1000m3以上大型高炉比重由21%提高到65%;建材行业新型干法水泥熟料产量比重由39%提高到92%。主要高耗能行业能效水平大幅提高,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缩小。2005—2015年,我国火电供电煤耗由370gce/kWh降到315gce/kWh,下降了14.9%;吨钢综合能耗由694kgce/t降到572kgce/t,下降了17.5%;吨水泥熟料综合能耗由131kgce/t下降到112kgce/t,下降了14.5%。我国电解铝、燃煤发电等行业能效水平已经达到世界先进,部分企业甚至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三是为污染物减排和应对气候变化做出了重要贡献。节能和提高能效不仅能够从源头上抑制能源需求特别是化石能源需求过快增长,而且能够带来污染物和温室气体减排的协同效应,是节能减排最经济有效的途径和措施。“十一五”时期以来,我国通过节能和提高能效,相当于减少排放二氧化硫1070万t、氮氧化物1120万t、烟粉尘410万t,对避免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恶化发挥了重要作用。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费过快增长趋势得到抑制,全国煤炭消费2013年达到峰值后,连续3年持续下降。通过强化节能降耗,我国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累计下降38.3%,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超过30亿t,有效缓解了温室气体排放过快增长的态势,并且是同时期全球减排二氧化碳贡献最大的国家,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做出了积极贡献。

四是建立了完善的节能长效制度和机制体系。经过多年实践,我国节能法规标准体系不断完善,形成了统筹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手段推动节能的综合制度保障体系。结合我国国情,建立了覆盖各级政府和重点用能单位的节能目标责任评价考核制度,并且作为政府绩效管理重要参考,有效发挥了引领转型发展的“指挥棒”作用。在组织机构方面,构建了节能管理、监察和技术服务“三位一体”工作体系,夯实了持续节能的基础能力保障。在市场机制方面,积极发展合同能源管理、节能发电调度、需求侧管理、用能权交易等市场化机制,培育和壮大了一批技术实力强、综合服务水平高的节能服务公司和第三方中介机构。在引导消费文化方面,通过实施节能产品惠民、余热暖民等工程行动,节能低碳理念日益深入人心,全面参与节能的社会氛围基本形成。

2今后要进一步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保障“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顺利实现

过去30多年,我国节能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为支撑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30多年,我国面临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目标艰巨任务,既要发展能源产业保障经济持续增长,又要解决能源开发利用带来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气候变化问题,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要从根本上转变传统粗放能源发展道路,必须重塑能源生产利用方式,进一步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这是保障“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顺利实现的前提基础。

与发达国家水平相比,我国人均能源需求还将持续增长。2015年,经合组织国家(OECD)人均能源消费量达6.5tce,是我国人均水平的2.1倍。其中,美国人均能源消费达10.1tce,是我国的3.3倍;德国、日本尽管能效水平先进,但人均能源消费分别也是我国的1.8倍、1.6倍。从发展历史看,虽然主要发达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就基本完成工业化,但此后人均能源消费一直维持高位水平。从终端消费比较来看,2015年,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仅为110辆,不足美国水平的1/7,不足日本、德国的1/5;我国人均用电量为4047kWh,不足美国水平的1/3,不足日本、德国的2/3;其中,我国人均生活用电量仅529kWh,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更为显著。

如果延续发达国家发展模式,我国2050年能源需求将达70~90亿tce。要实现2050年我国人均收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既定发展目标,如果延续传统发展模式,我国人均能源需求也将达到发达国家相当水平。按照目前OECD国家人均能耗水平测算,我国2050年能源需求将达90亿tce,即使按照能效先进的日本、德国人均能耗水平测算,届时能源需求也将超过70亿tce。在这种情况下,从我国资源保障条件、生态环境容量、能源安全压力等角度出发,必须把能源消费控制在合理范围,这也是保障国家整体安全水平的根本要求。

我国要把节能放在“第一能源”优先位置,探索能源革命崭新道路。目前,我国已经把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确立为基本国策,党的“十八大”进一步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提出要加快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认识高度和实践力度都前所未有。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能源消费存量和增量规模巨大,在需求减量、结构优化、效率提升等方面都有很大潜力。我国先进产能与落后产能大量并存,城乡区域发展存在明显差距,在利用先进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方面还有很大空间。同时,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入升级发展阶段,通过大幅提升工业、建筑、交通、城市发展的节能低碳要求,能够显著减少能源资源各种周期性浪费。此外,我国直接和间接出口的能源占一次能源需求的15%以上,通过优化出口结构、提升全球产业分工地位也能节约大量能源。

3积极开创节能工作新局面,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当前,世界能源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明显加快,各国积极抢占绿色低碳发展竞争制高点,都把节能和提高能效作为重点突破方向。主要发达国家虽然能源消费已经趋于稳定甚至出现下降,但是仍然制定了宏伟的长期节能目标。欧盟提出依靠节能和提高能效,到2050年能源消费相比2005年下降32%~41%,德国提出到2050年能源消费相比2008年下降50%。我国目前单位GDP能源消耗仍然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以上,是发达国家水平的3~5倍,如果不尽快迎头赶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存在进一步拉大的风险。在经济发展新常态背景下,我国要加快能效赶超升级,不断开创节能工作新局面,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和能源革命取得切实成效。

一是把节能提效作为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增长的“减压阀”。今后一段时期,要实现我国环境质量整体改善目标,在进一步强化末端治理措施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不断强化节能和提高能效,从源头降低各种污染物排放。在治理雾霾等突出环境问题方面,不能“一刀切”限制煤炭消费,或者不计成本推广以电代煤、以气代煤,而应该把节能和提高能效放在首要位置,以最经济有效的方式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在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过程中,要把节能和提高能效作为无悔措施,推动尽早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目标。

二是把节能提效作为能源行业转型升级发展的最大潜力。当前,我国能源发展面临需求增速放缓、结构优化加快等新形势,也存在能源生产能力普遍过剩、弃风弃水弃光弃核等突出矛盾,能源系统整体的效率和效益水平不高。2016年,全国弃水、弃风、弃光电量近1100亿kWh。在能源革命形势下,要转变规模扩张发展思路,推动能源行业由生产能源产品到提供高效能源服务转变,通过强化能源供需两侧衔接互动,不断在节能和提高能效方面挖掘潜力,大幅提升能源生产和消费体系的系统效率,使节能提效成为满足能源需求增长的最重要源泉,实现能源行业转型升级发展。

三是加快工业、建筑、交通等终端领域能效赶超升级。作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建筑第一大国、汽车产销量第一大国,我国是能源生产利用技术最大的市场和创新前沿,包括超低能耗建筑、电动汽车、高速铁路、智能电网、智慧能源等,在我国都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和应用前景,具有引领世界技术发展的较大潜力。要发挥后发优势机遇,以世界先进水平为标杆,大幅提升工业、建筑、交通等终端领域能效水平,提升工业园区、城市以及区域的能源利用系统效率,推动实现工业“增产降能”、建筑和交通“削峰发展”。

四是发挥节能提效在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中的积极作用。能源涉及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对降低全社会实体经济用能成本、繁荣经济增长具有重要促进作用。同时,伴随节能先进理念、前沿技术、创新商业模式等不断发展,在催生新业态、创造新供给等方面也具有很大潜力。目前,我国节能服务产业企业数量超过5000家,产业规模达到世界第一,带动从业人员超过60万。今后随着经济绿色低碳转型不断加快,我国节能研发、技术服务、装备制造等产业具有很大市场发展空间,有望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支柱。

五是积极开展节能国际合作促进全球绿色低碳发展。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已成为全球能源和气候治理的关键力量,是全球能效进步的重要推动力。在推动能源生产消费革命进程中,要加强全方位国际合作,不断推动节能和提高能效先进理念、技术、产品、服务等“引进来”与“走出去”,提升全球能源科技领域协同创新能力,促进各国能源利用效率水平共同进步。通过我国努力探索实践,开创一条以较低人均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支撑实现现代化的崭新道路,为全球可持续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本文发表在《中国能源》杂志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