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实时动态 > 能源动态
2016年我国石油市场形势政策分析与展望
作者:能源所  时间:2017-03-28

 2016年我国石油市场形势政策分析与展望

1,刘小丽1,付晓晴2

(1.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2.中国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北京  100724)

摘要:2016年,我国石油市场发展呈现新态势,成品油消费保持增长,但汽油、柴油、煤油消费分化严重;国内原油产量下滑明显,原油进口大幅增长,对外依存度再创新高;炼化行业竞争加大,地方炼油企业原油加工量、开工率、市场份额等指标大幅提升;成品油净出口快速增加,我国成为亚太地区第三大成品油出口国。面对复杂市场形势,我国主动适应、把握经济新常态和低油价环境,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按照“全面推进、重点突破、先行试点”的思路,着力深化油气行业体制改革。以新疆为试点推进油气矿权管理改革,进一步推进原油“双权”放开,加码炼化“去产能”政策,加快油品质量升级,完善成品油定价机制设定地板价,加速石油国企改革、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改革取得较快进展。展望2017年,随着部分已建炼厂投产,国内成品油供应过剩压力将进一步增大,在地方炼油企业需求和国储原油收储工作带动下石油对外依存度将再创新高。因此,在全面推进行业改革的同时,应结合当前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高度重视炼化去产能等方面工作。

关键词:石油;体制改革;去产能

中图分类号:F42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3-0017-05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3.003

 

Abstract: In 2016, Chinas oil market development appeared many new trends, which indicated that the refined oil consumption maintained growth, but the differentiation was serious in gasoline, diesel and kerosene. Domestic crude oil production decreased significantly, but it achieved substantial growth in crude oil imports, so that external dependence was at a new high. Crude oil processing capacity, operating rate, market share and other indicators of local oil refining enterprises increased significantly, meaning that the competition was intensified in the refining industry. The net export of refined oil has increased rapidly, and China has become the third largest oil exporter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Faced with the complex market situation, our country should take the initiative to grasp the new normal and adapt to low oil prices environment. Most importantly, China should strengthen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 as the main lin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mprehensive advance, focus on breakthroughs and pilot first, China should takes effort in deepening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system reform. It would take Xinjiang as a pilot to promote oil, natural gas, coal rights management reform, meanwhile, the use of crude oil and import rights. China will continue to implement the policies of cutting overcapacity and speed up the upgrading of oil quality, the reform is also included to improve the refined oil pricing mechanism to set the floor price. One thing that cannot be ignored is to encourage social capital to enter the market and make rapid progress in oil reform. Outlook for 2017, with some of the refinery has been put into operation, the excess pressure of domestic oil supply will be further increased. Driven by the local oil refining business needs and the state reserve oil purchasing and storage work, the oil external dependency will hit a new high. In comprehensively promoting industry reform, it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he key issues facing the current development to pay a great attention to cut overcapacity in refinery and petrochemical enterprises, etc.

Key words: Oi; Institutional Reform; Cut Overcapacity

收稿日期: 2017-03-06

作者简介:田磊(1986-),男,博士,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市场、能源财税政策、能源规划与发展战略、能源安全等。

注:除注明外,本文数据均来源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运行调节局运行快报。

1石油市场发展形势

1.1成品油消费保持增长,汽油柴油煤油消费分化严重

2016年我国经济整体走势平稳,在供给侧改革推动下经济结构调整进程加快、消费结构继续升级,由此带动成品油消费增速回升,全年成品油消费量2.89亿t,增长5%。但汽油、柴油、煤油消费分化严重,受汽车消费提升拉动,汽油消费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长12.3%;受宏观经济形势和产业结构调整影响,柴油消费延续下滑态势,同比降低1.2%,但工业用柴油消费已经回暖、呈现正增长[1];在民航需求拉动下,航空煤油消费增速继续保持高位,同比增长10.4%,但受高铁发展影响增速回落近7个百分点。

2016年,受成品油消费拉动以及原油大量进口影响,我国石油消费继续保持平稳增长,石油表观消费量达到5.55亿t,同比增长2.9%。

1.2国内原油产量下滑明显

2016年,受国际油价持续低位窄幅震荡影响,全年原油产量19969万t,比2015年下降6.9%[2],是2010年以来年产量首次低于2亿t,也是首次出现年降幅超过千万吨的情况。国际低油价环境下,国内原油生产企业更加注重提高生产效益,进一步压减低效、无效产量,计划性减产比较普遍。尤其是东部地区老油田调减了高成本产量,大庆油田和胜利油田合计减产500万t左右[3]

1.3原油进口大幅增长,对外依存度再创新高

2016年,受放开原油进口权和补充石油储备影响,全年原油进口大幅增长,进口量3.81亿t,同比增加超过4500万t,增幅达到13.6%。2016年美国进口原油约3.93亿t,同比增加约2700万t,增幅7.3%[4]。我国原油进口量已与美国基本持平,但年度增量已是其1.7倍。受原油进口大幅增长拉动影响,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达到64.4%,较2015年同期提高3.9个百分点。

1.4原油加工量较快增长,成品油净出口量快速增加

2016年,受原油“双权”放开刺激,加之汽车和航空需求的拉动,全年国内原油加工量较快增长,达到5.41亿t,比2015年增长3.6%。其中山东原油加工量达到1.01亿t,成为首个原油加工量突破亿吨的地区。成品油产量估计为3.45亿t,增长2.4%[2]

2016年,在国家淘汰炼油落后产能政策作用下,全国炼油能力基本保持稳定,维持在7.5亿t/年[1]。但受地方炼油企业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和非国营贸易进口资格影响,炼化行业竞争加大。地方炼油企业原油加工量、开工率、市场份额等指标大幅提升,国企炼厂受到一定冲击,整体开工率仍然较低,产能过剩问题较为突出。

2016年,在国内需求增长有限的情况下,成品油出口增长较快,全年净出口成品油3255万t,较2015年增加1120万t。其中,汽油出口931万t,较2015年增加341万t;柴油出口1512万t,较2015年增加796万t;煤油出口1279万t,较2015年减少42万t。出口量占全国原油加工量总量的10.7%,占亚太国家2016年相应油品净出口总量的比例从2015年的12.7%升至2016年的17.9%[1],成为亚太地区第三大成品油出口国。

1.5国际油价触底后呈震荡上升走势

布伦特原油和WTI价格在2016年年初跌至27.88美元/桶和26.21美元/桶的年内最低点,随后逐步回升,年底涨升一倍,均超过50美元/桶。但市场供需宽松,基本面再平衡慢于预期,以及美国页岩油成本降低、效率提高等因素制约了油价上涨空间[5]。2016年11月30日,欧佩克达成8年来首份限产协议,决定自2017年1月1日起,欧佩克与15个非欧佩克国家分别承诺减产116万桶/d和55.8万桶/d,为期6个月,视情况可延长时间,由此造成年末油价出现一定程度上涨。全年来看,布伦特和WTI均价分别为45.13美元/桶和43.47美元/桶,同比分别下降16%和11%,两者价差平均为1.71美元/桶,同比大幅收窄。

2016年1月,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进行调整,根据新规定,国际油价低于4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不再下调。受此影响,全年25个调价周期中,10次未作调整,其余5次下调、10次上调。全年来看,汽油累计上涨1015元/t,柴油累计上涨975元/t。

1.6国内石油企业经营业绩表现各异

2016年,我国国内石油企业经营业绩出现一定程度分化,受国际油价低位徘徊影响,上游勘探开发业务占比较大的中石油利润同比大幅下降94.34%;同样以上游业务为主的中海油,上半年大幅亏损77.35亿元;受惠于国家成品油价格政策调整,炼化业务占比较高的中国石化则实现增长11.2%[1]。在低油价环境下,国内外石油企业业绩均呈现不同程度下降,实施削减投资、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等措施是石油企业的共同选择。

2石油领域改革进展和政策分析

2016年,我国主动适应、把握经济新常态和低油价环境,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按照“全面推进、重点突破、先行试点”的思路,着力深化油气行业体制改革。

2.1以新疆为试点推进油气矿权管理改革

2015年,在新疆试点首次公开招标常规油气区块勘查,包括国有石油企业、地方能源公司、民营石油化工相关企业在内的13家企业参与竞标。2016年10月,国家能源局选择新疆开展能源综合改革试点[6],重点推进放宽油气领域市场准入,逐步放开竞争性领域,推动投资主体多元化。11月,《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明确“十三五”期间,加快新疆改革试点及经验总结推广工作,稳步推进油气勘探开采体制机制改革,逐步放开上游勘探开发市场,引入社会资本,加快勘探开发进程。随后,《矿业权出让制度改革方案》、《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改革方案》等政策出台,推进矿业权竞争性出让,建立符合我国特点的新型矿产资源权益金制度。

2.2原油“双权”改革进一步深入

2015年,原油“双权”改革破冰,符合条件的地炼企业开始获得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和进口原油使用资质,为形成竞争有序、主体多元、透明公开的炼油市场提供了制度基础。2016年,获得原油“双权”的企业数量进一步增加,进口原油配额大幅提升,为市场发展进一步注入了活力。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配额倒卖等违规问题。为保证进口原油资源合理配置,在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允许量总额不变情况下,明确了分批下达、追加调整以及严格考核的新分配原则。本次新规是在坚持“双权”放开的改革大方向下,针对改革中出现的新问题做出的及时调整,有助于维护市场健康发展。

2.3炼化“去产能”政策加码,加快油品质量升级

近年来我国炼化行业迅猛发展,但随着经济步入新常态和产业结构调整,国内成品油市场近10年的快速增长接近尾声,炼化产能绝对过剩与结构性过剩并存问题开始凸显。当前我国炼油产能已经绝对过剩,2016年炼厂平均负荷率约为70%,但炼油行业扩能仍然在继续,未来炼油能力过剩的问题会更趋严峻。同时,炼油产能也存在结构性过剩问题,突出表现在柴、汽比不合理、低端炼油产品过剩而高端化工产品供应不足。此外,炼厂规模结构不合理,行业内无序竞争的问题较为突出,制约了装置技术水平及行业整体盈利能力的提升,急需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针对上述问题,2016年国家发布了《关于石化产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和《石化和化学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了化解炼化产能过剩问题的原则、思路、目标和举措,为炼化行业去产能工作提供了政策支撑。重点针对当前阶段国内成品油产量难以消化问题,国家出台了《关于提高机电、成品油等产品出口退税率的通知》,恢复车用汽油及航空汽油、航空煤油、柴油等产品一般贸易出口退税率,鼓励加大成品油出口力度。但值得指出的是,面对全球范围内炼化产能过剩、成品油出口市场被挤压的现状及预期,我国成品油出口政策不宜太过放松,应坚持原油加工主要满足国内交通运输和化工发展需求的原则。

为减少汽车尾气污染,我国正在加快油品质量升级。2016年东部地区11省市已全面供应国V标准车用汽油、柴油,2017年将进一步推广至全国。此外,国Ⅵ车用汽油、柴油两项国家强制性标准征求意见稿已由国家能源局发布,相关指标已经达到或超过欧盟现行标准。

2.4根据市场发展进程完善成品油定价机制

针对低油价市场环境,2016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进一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6〕64号)提出,设定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控下限,设立准备金制度用于保障能源供应安全、提高油品标准以及降低碳排放等,放开液化石油气出厂价格,简化成品油调价操作方式等。本次定价机制调整是在坚持由市场竞争形成价格大方向下,针对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国内油气生产遭遇一定困难进行的应对举措,有利于防止今后油价上涨带来的潜在风险,有利于保障国内石油供应安全。

2.5石油国企改革加速,鼓励社会资本进入

针对“大而全”等突出问题,石油国企加速进行专业化重组改革,激发自身活力。中石油将工程建设业务重组上市,中石化推动石油工程服务区域化重组,中海油将自身炼化企业进行了整合。同时,结合国家鼓励社会资本投资能源领域政策,石油国企积极引入社会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继中石油“西气东输三线”引入多元资本后,中石化以增资方式将川气东送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50%的股权转让给中国人寿和国投交通。管道领域混合所有制的推进,为切实推动管道基础设施公平接入打下了基础。

此外,巴黎协定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等低碳环保领域相关法律法规相继获得通过,促使油气行业加快绿色、低碳发展的外部驱动力也在不断加大。

32017年发展展望及政策建议

3.1成品油供应过剩压力进一步增大,对外依存度将再创新高

受全球经济回暖和OPEC达成减产协议影响,2017年世界原油供需将趋于平衡,带动国际油价进入上升周期,但考虑到美国页岩油生产的快速反应能力,近期油价上涨空间有限,预计将围绕60美元/桶宽幅震荡。

2017年预计国内石油消费总体温和增长。成品油消费方面,汽车市场基本面向好趋势不变,汽油需求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工矿用油回暖,但建筑用油等继续下降,柴油总体需求降幅收窄;航空业继续较高速发展,煤油需求保持较高增长水平,预计2017年国内成品油需求量将达到3亿t。成品油供应方面,随着新建炼厂投产以及部分炼厂小幅扩能,国内成品油产量将继续增加,增速预计达到7%左右,仍将显著高于消费增幅。受此影响,成品油过剩压力将进一步增大,尤其是柴油压力更大。受成品油消费带动,我国原油需求也将小幅增加,增速将放缓至3%以下。供应方面,国内原油生产受限于国际油价,预计其产量将继续下滑,但低效、无效产量已基本被挤出市场,下滑幅度将显著缩小;原油进口量在地方炼油企业需求和国储原油收储工作带动下将继续增长,导致对外依存度将再创新高。

3.2全面推进石油领域改革,重点解决炼油产能过剩等问题

2017年,深化油气体制改革的意见将指引改革和政策方向,而相关的实施细则和配套政策将成为政府的工作重点。在全面推进行业改革的同时,结合当前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重点推进在常规油气准入、原油进口、炼化去产能、成品油价格改革和国企改革等方面进程。

常规油气准入方面,在新疆第一轮试点的基础上,尽快推动第二轮试点,扩大矿业权竞争性出让,进一步开放油气开发市场。原油进口方面,严格进口原油分配和考核原则,继续对地炼企业放开进口权和使用权。炼化去产能方面,以推进油品质量升级为契机,加快淘汰炼油落后产能。应进一步完善炼油项目产业政策,严格行业准入管理,推进企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加快推进淘汰落后产能,给出量化的落后产能淘汰目标。继续推进成品油价格改革,探索引入第三方独立机构报价,增强油价调整透明性。国有企业改革方面,进一步加快业务整合及专业化重组,同时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压缩管理层级、推动企业将所办的社会职能移交地方。

参考文献:

[1]刘朝全,姜学峰. 2016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R].北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7.

[2]国家统计局. 2016年能源生产情况[EB/OL].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702/t20170228_1467575.html.

[3]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大庆胜利油田去年减产500万吨[EB/OL]. http://news.cnpc.com.cn/system/2017/01/11/001629613.shtml.

[4]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U.S. Imports by Country of Origin[EB/OL]. http://www.eia.gov/dnav/pet/pet_move_impcus_a1_Z00_ epc0_im0_mbblpd_m.htm.

[5]Energy Agency International. IEA World Energy Outlook 2016[R]. Paris: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16.

[6] 新华社.新疆成为我国首个能源综合改革试点省区[EB/OL]. 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6-11/08/c_1119872997.htm.

本文发表于《中国能源》2017年第3